一日

小说习作

“喂,我看到你了。”

“…”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B:“…”

A:“一种超验的感觉告诉我你叫B,我叫A。”

B:“聒噪不休的人都叫A吗?”

A:“…If you like.”

B:“这日子说英语的人不多了。”

A:“这么想想中文成为世界语之后,英语就式微了。”

B:“欧洲文化也失落了。”

A:“说起来,你信基督吗?”

B:“我不信宗教。”

A:“唔…”

B:“我们的世界已经被遗弃了,就算有神明,也不会是上帝。”

B:“宗教只是种麻醉剂罢了,古人的认识还是太浅。”

A:“他们活得长啊,八九十年里总得信点东西打发无聊。”

B:“‘年’这个字眼甚至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了。”

A:“现如今的语言和认知模块都是共享的,查个词汇还是方便的。”

A:“年:地球绕太阳公转一周的时间单位。嗯.. 公转:一个物体围绕另一物体沿着一定轨迹做的转动。转动:三维物体围绕转动轴的旋转运动…..”

B:“大脑改造就是个错误。现在人类活得变短了,知识全靠检索。”

A:“那群混球实验失败就走了,这下好了,全失控了。”

B:“比起这个,现在是不是应该叫做‘日出’?”

A:“日出:自转的象征,昼夜分界的标志。”

B:“嘿,真是气势磅礴。”

A:“世界语可不推荐用成语这种表意不清的缩写。”

B:“得了吧,能跑到这的都不是善茬。”

A:“说到时间,现在咱们的生命周期大概已经过了四分之一了。”

A:“所以我们的一生大概是古人的‘一天’。”

B:“时间这种概念毫无意义。在广博的信息流里,广延性完全能压倒这种感觉。”

A:“就算如此,他们在实验的时候也没有给我们拿掉饥饿的感觉。饥饿昭示着时间中我们的存在。”

B:“为的就是让出逃者受尽痛苦地灭亡。”

A:“怎么办?”

B:“周围的有机质除了你我还有别的吗?”

*血浆迸射*

A:“我不会用刀啊,看来这种知识需要亲知。”

B:“你个蠢货,这样我们交流的时间就更有限了。”

A:“看不出来你还挺惜命的。”

B:“双方死了一个就没法交流了,这样就没意思了。”

A:“嚯!为了交流而存在的模因机器。”

B:“你反复使用名词,其含义你真的明白吗?”

A:“通过不断查证总是有希望的…”

*A宕机*

B:“你不起来我就自杀了,放血死亡还不如直接中断意识。”

*B举刀,A转醒*

A:“看来仅凭循环论证是不行的。”

B:“那所谓神秘主义强调的就是这种灵气喽。”

A:“任何一门学科不能界定其边界就称不上是完善。”

B:“太多这种本质仅仅是几个怪圈的学科了。”

A:“有点火的工具吗?”

B:*捡起燧石*

A:“恢复文明还得从基础开始啊。”

A:“吃自己的肉能量消耗其实很不划算的。”

B:“生命周期被缩短后,果腹的快感反而是少数真实的东西。”

A:“道德伦理已经被搁置了。”

B:“你观察一下,古人所宣扬的事物都基于连续性的绵延。而现在的世界,可能更加后现代。”

A:“后现代:这地面是如此的不稳固,一切开始分崩离析,解蔽的光线带着解构的冷冽质感划过事物表面,带着对于质性的透视,划出了一道闪亮的弧线…”

B:“停止你的名词堆砌!”

A:“那这样说,尼采这家伙几乎全说中了。”

B:“现在什么还有价值呢?”

A:“你在引导我说出‘艺术’。”

B:“…”

A:“强调世俗的艺术已经不管用了,但那种超越性艺术也总是基于信念。”

B:“现在问题是,连续性已经失其意义。而报偿、情感、信念,甚至语言都是连续性的产物。”

B:“是的,生物研究得出结论:我们是肉做的机器,所谓理性和感性都是脑中的电位,崇高的感受是因为神经元放电放错了位置,道德也是趋利避害的概念化,上帝和政府本质上都是人为了自己的身体结构而造出的玩具…”

A:*敬畏地保持沉默*

B:“那么看看我们现在的样子,我们还剩下什么呢?我们过得这一天何尝不是那些人一辈子的生存状况?当连续性彻底崩解的时候你我会变成何种样子?用这种基于声带的易错费力的缓慢信息输出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A:“你不信上帝,但你是个教徒。”

*太阳下坠*

A:“是时候告别了,我决定演一出《夸父追日》。”

B:“这一天真快啊,永别了朋友,我爱你。”

A:“永别了,耶和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