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路与时间

比喻所暗示的信息多到令人惊奇,一旦建立起了比喻的连接,静态的系统就被激活,意义开始自行涌现。

我阐述过道路与时间的相似性。道路某种程度上是时间的映射,即时间运行的轨迹。但这带着一种线性的简化,将时间视作单向的、无分叉的一条线。而这种相似性不仅限于线性的演化上:与道路相似,时间往往是以一种图的形式呈现出来。图暗示着分叉、回环,带有很大的复杂性与任意性,这从随意的交通规划导致的拥堵就能看出。

我们会不加深思的把时间理解成一个带着方向的箭头,这暗示着时刻时间段方向。在道路上我们也有同构的概念,位移作为空间的矢量出现,也带着起终点距离方向。而在时间上这些概念远不像道路上如此坚实,实际上它们是容易被松解的。

这三个标准不正交,将其拆分清楚不如让这个系统动起来。两点能够确定直线,没有点则是虚空,而只有一个点和方向我们得到的是一条射线。这在空间上很难找到对应物,一条拿掉了起终点的路径?而这在时间上这是能够想象的。实际上能够确定的只有我们会死这个终点,而人生向着这个终点行进。相对的,起点并不稳定,思考的触角甚至能够触及宇宙爆炸、直立行走、世界大战这样我们主体尚未出现的时刻。而震撼的是,只有一个点的情况下,并不能衡量距离和时间跨度。这暗示着,时间跨度可能只是约定俗成的幻觉。

另一个看似不相似的地方在于,道路的方向是能够逆转的,而时间不能,熵增裹挟着时间向死亡前进。看起来我们不能反向经历时间,那能不能经历同一时间点两次呢?经历同一时间点两次,轮回论者会喜欢这一表述。如果沿用上述的表述,时间并不能完美的映射在道路之上,妄图进行投影式的叠合是痴心妄想。时间更像是一种概率的叠加态,如同量子力学中的电子云。

这样看来经过同一时间点多次也不是不可想象的,轮回是可能的。设想,短暂的重复性经历往往伴随着一种早已经历的命定感,可能我们一生中已经反复经历过这一时刻无数次。而由于时间方向的任意性,反向经历数值意义的时间也是可能的,譬如:回忆。生老病死的时间序列可能只是一厢情愿,不过当然,死总会是人生方程的最后一项。

补充一些相似之处:道路的并非总是平整的,伴随着坡度和起伏,这时间上体现为对于时间跨度的感知不是连续均匀的,时间在这里“打褶”。道路的材质决定了有些路面容易留下脚印,沙地上的脚印容易被风吹散,时间中的内容决定了有些信息更容易索引和回忆。

重新考察,洞察力的另一种定义是对于结果的直观探查,直观能有一种超越常规线性束缚的能力。那么可以说人天生就能够理解非线性的时间,很有可能这才是时间的本质。


注:时间观念主要来自于对海德格尔的浅薄了解,道路这个意象也是从他那里借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