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句王:芥川龙之介

《罗生门》妙趣横生,尤其是其中一篇《侏儒的话》堪称经典,有巴洛克的大小珍珠并陈之美。遂选取部分摘录如下。

河童

我们生活所需的思想,恐怕在三千年前就消耗殆尽了。我们只是用旧瓶装新酒而已。

做的事情要成功,能成功的事情就要做。我们的生活终究是脱离不了这样的循环论证——且自始至终贯穿着不合理。

侏儒的话

盲目地反对道德的人,缺乏经济观念。盲目屈从于道德的人,不是胆小鬼就是懒蛋。

军人就像小孩,喜欢英雄的形象,喜好所谓的光荣,此处按下不表。尊重机械式训练,重视动物般的勇气,那些是只在小学才能看到的现象。肆无忌惮地杀戮更是和小孩毫无二致,特别和小孩一样,一旦受到军号和军歌的鼓舞,就不问为何而战,欣然前往杀敌。

但是,权力归根结底也是取得特许的暴力。为了统治我们人类,暴力也可能是必要的,或许也有可能是不必要的。

追记:“不道德”是“过分”的另一种叫法。

诞生不了理想的乌托邦的原因大致如下:如果不能改变人的本性,就诞生不了理想的乌托邦。如果改变了人性,就会让人感觉到理想的乌托邦瞬间有些不完美了。

具有艺术气质的年轻人要发现“人性之恶”,通常比任何人都要晚。

所谓奴隶废止,只是说废止作为奴隶的自我意识。我们的社会如果没有奴隶的话,一天的安全都难以保障。

悲剧就是,对自己的羞耻行为敢于担当。因此,很多人共通的悲剧起着排泄作用。

辩证法的功绩——最终,无论对什么都做出荒唐的结论。

年少时代——年少时代的抑郁是对全宇宙的傲慢。(!!!)

所有神的属性之中,我最同情神的是,神不能自杀。

发现了民众的愚蠢,并不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情。但是,发现我们自己也是民众,这倒的确是一个值得夸耀的事情。

发现限制这件事多少会感到有些失落,但不知不觉中却又令人感到亲切,就像是知道了竹子是竹子,爬山虎是爬山虎一样。

“艺术家贩卖艺术,我贩卖蟹罐头,这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。但是艺术家说起艺术时,以为那是天下的珍宝。如果仿效那些艺术家的话,我必须也以一罐六十钱的蟹罐头而骄傲。不然年龄已经六十一岁,还没有一次像艺术家一样傻乎乎地孤芳自赏过。”

光依靠经验,就像是不考虑消化能力而只依靠食物一样。同时,不依靠经验,只是依靠能力,就像是不考虑食物而只依靠消化能力一样。

艺术和女人一样。为了能够看上去最美,必须被整个时代的精神氛围和流行所包围。

天才的悲剧为,被授予了一些“微不足道的、令人感觉良好的声誉”。

与偶然,即神做斗争,经常充满了神秘的威严。赌徒也不例外。

古往今来,热衷于赌博的人都非厌世主义者,这多酷似赌博的人生呀。

法律禁止赌博,并不是否定赌博对财富的分配方法。实际上只是否定那种经济性的兴趣罢了。

怀疑主义也是建立在一种信念之上——不怀疑有怀疑的信念之上。可能是有些矛盾,但怀疑主义同时又对没有建立在信念之上的哲学抱有些许怀疑。

理想的士兵,必须绝对一丝不苟地服从长官的命令。对绝对服从是绝对不能加以批判的。也就是说理想的士兵首先必须要丧失理性。

理想的士兵,必须绝对一丝不苟地服从长官的命令。对绝对的服从是绝对不负任何责任的。也就是说理想的士兵首先是不负责任的士兵。

真正向往自由的人,立刻就能见到神的脸孔。

要得到言行一致的美名,首先必须要善于为自己辩护。

想成为作家的人,无论是一个怎样的都市人,他的灵魂深处必定是一个野蛮人。

女人对于我们男人来说,确实是人生的根本,即万恶的根源。

理性教给我的最终是理性的苍白无力。参考

某理想主义者

他从来没有对自己是一个现实主义者抱有丝毫的疑惑。但这样的他,终究是理想化的自己。

我们最想夸耀的只是我们没有拥有的东西。实例:T非常精通德语,但他的桌上经常全是英文书。

天国的民众首先是应该没有胃和生殖器的。

我没有良心。我只有神经。

我对金钱比较冷淡。当然是因为我解决了温饱。


类似文章:王尔德悖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