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独思索

前几天终结了对我意义非凡的友情,五味杂陈。维持没有利益冲突的友谊令人愉悦,但也十分困难。现在我又是孤身一人了…

我感激那个给我带来形而上和形而下的启蒙的人,一直保持着尊重和谦卑。但现在作为一个局外人来审视这一段友情的时候,我发现,其实裂痕一开始就存在着,只是我装作看不见而已。而那些被我视为珍宝的东西,也未必是真正的宝藏…

image1

有趣的人?

我们倾向于认为“有趣的灵魂会相互吸引”,这是人的猎奇欲望的一种正当表述。“有趣的人”不存在,存在的只是“有趣的世界”。人们借助偶现的思想和感情火花达到崇高,呈现出一种高光的姿态。这种崇高令人感动,呈现出脆弱而坚强的美感,但这种崇高其实是与人类不相容的异质物。与常规意义上的完满相对应,反而是有瑕疵的事物更有可能到达崇高。

image2

游戏正当性?

这是自欺欺人的傻话,有那些时间不如看书。游戏作为载体本身并不崇高,载体的结构才能体现美感。作为刻奇艺术的游戏在我心中永远低人一头,从刻奇艺术前进到崇高艺术的路程很漫长,是否能够到达也未可知… 一小部分的游戏还有希望,不过现在看起来还是小打小闹。耽于享乐的人还是太多,无法摆脱动物性,新的崇高事物就不会出现。

个体性保持?

荣格的《人格类型》给我了很多启发。他以明晰和客观的视角审视人的性格,得到了比较通用的指标,这也促使了MBTI的诞生。

裂痕是基于性格差异的。INTJ与INTP对外表现完全一致,内在完全不同。在交往过程中,我会觉得并没有真实的展现自己,个体性被压抑乃至同化。被强迫关注不该关注的事物,长此以往我可能会变成一个INTP外壳的INTJ。个体性有强烈的趋于稳定的趋势,所以最后还是通过鸡毛蒜皮的小事爆发了。

另:个体性会因为网络环境消融吗?

image3

名为懒惰的自我放逐

懒惰会腐蚀一个人,生理上和精神上。以懒惰为借口而随波逐流,口口声声地说着“非我之过”,听起来真犬儒… 我将再次尝试前行,希望这次能好一些。

纪念那宝贵的友谊,我要再次启程了


世界:这里的“世界”更贴近于荣格的“集体潜意识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