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好的教育

因为个人能力和社会环境等原因,我接受了很不好的教育,我想讨论一下原因和解决方案。说来讽刺,我曾说过我不愿意做回顾,而现在我又要开始了,从我的经历说起。

现象与原因

首先,不佳的教育打压和抑制与所学知识无关的事物。尽管这种“不务正业”并不是违法乱纪、损坏公德的行为。很难说天文学到底与数理化有什么冲突,但是在一心想让学生学会指定的知识的老师眼里,这种矛盾升级成了某种“阶级矛盾”,让他们忙于打压与迫害——这种并不人道的管理方式让我想起来被推入坑中的儒学家、压抑的集中营与呐喊的红卫兵…

其次,死板的评判标准导致了某些“傻”学生的付出得不到正反馈,而“精明”学生却能高枕无忧。曾经我也是一名老老实实的“傻”学生,直到我考前时间忙不过来尝试着突击了一次…拿到了一个中规中矩的成绩,然后我变得“精明”起来了:考试之前“学会”就行了。而清醒的旁观者,比如说你,应该已经意识到了,这才是真正的愚蠢,为了指标和成绩而投机倒把,用形式来代替内容,真令人不安。

再次,学科设计的不甚合理,学生或老师并未具备教授或学习的能力,选择其他出路的学生处处碰壁。上了大学后我发现,双非一本学校的教学能力确实很低,学生学会某些知识并不是通过上课的教学,常常是通过自学和自发的探讨。而这种自学往往就会走进死胡同,动力不足或者是遇上阻碍几乎是家常便饭。当然可以说我们这些自学的学生意志不坚定,耐性差,实际上我们很坦然的承认这一点,我们这些人从决定自学就已经是意志动摇了:P。但是了解我的人会知道,我的坚持能力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这么脆弱的,更像是被慢慢消磨成现在这种贫瘠的状态。我自己难逃其咎,但是这种劣质教育也有其责任。

最后,社会环境不愿意接受新声音的存在。异口同声的舆论环境、陈腐的教条、反智的说教,很难想象这来自一个民主国家。从教育上来看,我们依旧有很长的路要走。以我切身的体会来说,大人们或因利益或因规矩,固守着某些陈旧的事物。就像是不舍得扔掉某些垃圾一样,总觉得什么时候会用得上,而在用得上之前的很长时间内,这些东西又占地方又不好闻。

解决方案

就像是所罗门王之结一样,这种问题需要的可能是亚历山大这种人,我显然并不是,但理性并不受身份和能力限制。

延长教育流程:在资源充足的情况下,岗位的需求远小于毕业的学生数目。人们过早毕业就等于失业,延长教育流程既能缓解就业压力,也能进一步提升学生的素质(当然对于想要就业的人也不加阻拦)。

减小教育规模:太大规模的教育难以管理,采取太过单一而不人性化的方式是比较好管理的方法,但是引起了教育质量的下降。小而个性化的教育可能是条出路。

不反对学生退学:就如同支持有意自杀的人安乐死一样,我认为这很有必要。学生并不是谁的财产,得到了一定水平的教育之后,学生应当得到自主选择的权利,并且为自己的选择负责。他人可以提出意见,但并不应该强迫其改变意愿。

纪念二二四事件


注释

形式代替内容:形式也能代表内容,可如同递归的递归基一样,总是需要一个坚实的基础,否则只是在兜圈子

解决方案:maybe not exist